东北纪行:大连旅顺鞍山-用步行丈量城市
这趟旅程之所以会成行,是因为我发现在某一段时间内,知乎上关于东北的讨论,愈发的激烈。
“为什么东北会衰退?还有复兴的可能吗?”“为何近期屡次曝光出东北地区的丑闻?”围绕着这些问题,各方展开了激烈的论战。到最后,看了太多反转的我,发现我并不能从媒体和个人的讨论中,见到所谓的“真相”。往往双方都有理有据,但得出却是截然相反的结论。于是,我决定去东北看一看。
来到东北的第一站,是大连。
无它,我想按照纬度序列,一步步北上,直到接触到最冰冷的“核心”。恰巧,从大连一带出发,也是当年闯关东的一条路线,这样也有一种回溯历史的感觉。
初到大连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这里的冷空气与厦门的差异,应该用“直入肺腑”来形容。不过孔东梅,这样的温差,也使我愈发的兴奋起来,我当时几乎是跳着离开机场的。
来到大连翁斐然,面对的第一件问题,就是如何与人沟通。
“地域相隔那么遥远,会不会有交流的障碍?”
此时,我甚至想起了昔日在北京听到的一段谈话
“你为什么不在东北街拍?”
“我怕被削邵路雅啊!”
因此,作为东北之行的第一站,我即是疯狂的想要开始拍摄,却又一直按捺着什么。
或许是因为我挑选的时间原因吧,十一月初的大连,更多是处于深秋的状态。街道两旁的树木,树叶已经开始枯黄凋落,但却没有一丝结霜的意思。
她更多是一种北方大型商业城市的质感,落落大方。却又因为历史,而盖上了一层异域的面纱。
“你知道吗?大连这个名字,是由俄国人取的噢,过去这座城市叫做达里尼,在俄语中是“远方”的意思。”
“远方?这么说来,这个城市的含义,还是挺浪漫的”
“可不,所以,俄国人是非常想要控制这座城市,因为俄国十分需要一个终年不冻港。”
“终年不冻港?”
“或许,你还不知道吧,冬天的海面,是会冰封起来的哦鲍有祥。”
“难以想象,大海如此的辽阔,而且反复无常,它怎么甘心被封冻起来?”

深秋时节,大连的海,一直有一种浓郁的氛围。低沉而带有些许压抑。所以,选择此时来大连看海的旅客并不多,海岸线周边的景点,也难以见到“游人如织”的景象。
不过,这意外的带有一丝成熟和克己的质感。而也正因为缺少游人,大多数是本地人在海岸边活动,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相比之下凯文怎么了,厦门的海,更像是青少年,全年无休的散发着热情,却也不免审美疲劳。

在秋天,大连的阳光,有一种魔力,让你恨不得把脸,甚至全身都贴过去。这里的阳光温柔而和煦,毫无南方烈日的刺痛感。相反,这里的阳光,是如此的温柔,甚至“温柔得可以挤出水来。”如果硬要用熟悉的场景来描述,那么用“母亲的怀抱”来形容这种感觉,也不为过。

在东北,大连仍是不少人所向往的迁入地。这里的气候比起东北的内陆,简直是太不“东北”。据说不止是深秋,甚至直到深冬,大连依旧是很少下雪,其季节规律更类似华北地区,但又比华北内陆要湿润得多。因此,在不少移居大连的移民看来,大连,就已经称得上是“南方”了。

不止是气候,甚至连大连人的生活方式,甚至整座城市的气质,也有些许“南方”。与大连人交流,会发现他们与大众印象中的东北人相比,并不显得十分粗犷豪气,反而是带着些许温和儒雅。在东北的其他地区,人们似乎也察觉到这些差别。“大连的东北话,都带着一股海蛎子味。”这里的人们生活方式也较为精致,遍布城市的诸多广场,公园,无不散发着温和而又闲散的气息。


随着一批批老旧建筑的拆迁和改造,“达里尼”这一称乎,将渐渐被人们遗忘,被历史所掩埋。多年以后,当有人在城市一处僻静的角落,再次发现“达里尼”这个称号,一定会感到好奇,并觉得,这个读音,意外的熟悉。

旅顺
旅顺,是隶属于大连市的一个区。但我更觉得,旅顺有一种军港小镇的气质。这里的人们并不像快节奏的大连市区,而是显得悠闲而略带散漫。街道上虽然鲜有高楼,但建筑风格又别有一番风味。
而这一切的背后,却又有一丝沉重。
游走在这座城市的老城区,不经意间,你就会发现不少建筑规模完整,却又无人居住的俄式房间无声风铃。”当地人,更多称之为白俄留下的建筑。从这些破败的建筑当中,你似乎又可以看出,其往日的辉煌。“一群沙皇俄国的移民,兴高采烈的踏上这片土地。他们坚信,这片美丽富饶的海湾,必将成为沙皇俄国在东方屹立的一颗明珠。毕竟,这是沙俄第一次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终年不冻港”他们有理由相信,这里,将会被沙皇“重点照顾”。

然而。他们的美梦,将很快幻灭。
在这片并不张扬的港湾,曾经发生太多重要的历史事件,以及生死离别鬯薹鼍。
清廷的北洋水师,曾将这里设为海防重镇。
甲午战争期间,日军以陆路进攻旅顺,制造了“旅顺大屠杀”。
日俄战争的决战,也在这里爆发,其中二零三高地,更是成为两军的“绞肉机”。
沙俄引以为傲的波罗的海舰队,曾经在这个港区,几近全军覆没。
为此,日军将这里视为他们的圣地,并在这个港区的至高点,修建了“表忠塔”。
而时至今日,这些历史事件,也渐渐在被人们所遗忘。
如今,居住于此,已经周边的民众,已渐渐卸下这份“历史的沉重感”。
这个小镇,更多是因为其他美好的存在,而吸引着游人。

旅顺旧城中的许多建筑,可归于历史你懂我的爱,亦可归为生活。曾经白俄移民的居所,别墅,军营,甚至歌舞厅,已经渐渐融为这个小镇的一部分北海居。军营与歌舞厅,更多因为封锁而破败富士康招聘电话。而曾经白俄移民的居所,更多被本地人所接手。因此,别小瞧这座小镇的任何一个居民,没准衣着普通的他,却居住在纯正的欧式别墅之中。


而这些带有异域风情的建筑,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演变,已经与当地人的血脉盘根错节,不可分割了。这些欧式风味的墙壁上帕尔萨斯,更是留下了属于中国特有的烙印。因此,旅顺的街道,更有一种“混血”的质感,新老建筑灰色国度,俄式中式的建筑,交织在一起,竟然也不会显得突兀。

或许,是融合得太久了吧,这些建筑显然已经成为了旅顺的一部分。
与中国大多数城市一样,旅顺也设有着新城区和旧城区。虽然旅顺的旧城很有味道,但一些偏僻的,旅游开发价值不大的地方,也渐渐沦为需要拆迁改造的片区。
这,就是城市发展的阵痛吧,而最深切感受到痛苦的,就是居住与此数十年,已经与这片土地血脉相连的老人。
我路过的这片需要拆迁的村落,位于苏军陵园附近。村子中仅剩个位数的房屋内还有人居住,而且留下的,大多数是老人。
老人们各有留下的原因,其中不少是因为不满拆迁安置的落实。
我不是本地人,也不是利益相关者,更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然而,老人认真的陈述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让我不由得觉得,他,是个战士。

我想,老东北人,对于苏联人,情感应该是十分复杂的。
他们曾经是殖民者,后来又摇身一变瓦鲁耶夫,成了解放者。
然后,这“解放”的背后,又有着看不见的,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
当年中国政府顺利收回旅顺港的时候,应该也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毕竟,苏联人,是多么想要拥有这个港湾。
“终年不冻港”
然而,政治归政治,个人归个人。
旅顺的这座红军陵园中,胡中惠沉眠着数以千记的苏军将士。
不论是否大局已定,不论是否战事顺利,是他们歼灭了残余的日本关东军,并为之牺牲在了中国的土地上。
而之后的旅途中,我们也将愈发的了解,关于苏联红军的故事。


旅顺港口最显著的伤疤,是白玉塔,即表忠塔。如果抛开历史,单纯的在旅顺任何一个角落看这座塔,它都是绝美的存在。
“通体莹白的塔身,笔直地矗立于军港之巅。”

可惜的是娇诗韵,这座塔的由来,至少对于中国人而言,它并不浪漫。
“它是日俄战争结束之后,日军为在战争中阵亡的士兵竖立的招魂塔”
是不是感觉到,这看似纯白的“玉塔”此刻边染上了一丝邪气。

我想,如若政府不进行控制的话,每年都将有无数日本右翼的狂热分子,来此地“朝圣”。
而那段历史,也在离我们远去。伤痛和厚重感慢慢被忘却,取而代之的更多是娱乐和戏谑的姿态。
主观上说历史不能遗忘,但潜意识中历史一直被淡忘。
不是因为我们想要遗忘,只是因为我们已渐渐感受不到。
而等到我们彻底感受不到之时,或许孔滕托,新的轮回又将开始。
鞍山
走在鞍山这座城市中,你会猛然发现,原来一个商业集团的存在感,可以这么强大。
在鞍山,最好的博物馆,不是鞍山市博物馆,而是鞍钢集团自建的博物馆。此外,这座城市各项基础设施,以及就业岗位,多数与鞍钢集团有关联。
由此,我便联想到了许多科幻作品中的预言。未来,我们很可能被垄断集团或者公司所控制。

在鞍山,你还能找回一些早期街拍摄影师的感觉。这里的人,仍旧处于一种较为淳朴的状态。他们对镜头本身并不恐惧,也不会看到镜头就产生扭捏的姿态。只要你接近他们的方式足够友好,他们便会自然的在镜头面前表现自己。
“不用伪装什么吗?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现代人,面对镜头,就像面对舞台一样,仿佛镜头的背后有无数双眼镜正盯着你。
“镜头对面有好多人在看着我,嗯,我这样做合适么,他们会不会不理解?嗯,我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我们在彼此的镜头中,更多是以“演员”的方式出现。照片中,我们的身姿,并不是我们自己,而更多是我们想要展现的“自己”。
如此下去,我们的镜头也因此渐渐失去了纪实的功能。
我们失去的玏怎么读,或许就是阮义忠老师所说的“失落的优雅”吧。


在鞍山的近郊走着,突然看见远方的山是平的,我便产生了一丝念想
“我想去山那边看看”
为什么山会这样的平整?我明明来自福建,但见过了那么多的山,却从没有见过这么平整的。
于是,我便走向山的那边。

经过长时间的步行,我来到了这座“平顶山”的山顶。走到山顶的边缘,一切豁然开朗。
“这就是工业的力量吧”我不禁感叹到“连整座山都可以挖平”
在山的下方,已然已经形成深达几十米的巨坑。这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看着那些环山而上的车行道,这里至少已经开发了数十载了吧。
根据自然法则,以及传统风水学,我们可以得知
“有矿山的地方,附近必有大型工厂。”
于是,我便找到了这么一座。



可以想见,多年以后,一位老奶奶把自己的孙子抱在自己的大腿上,慢慢悠悠的讲起当年的往事:
“你知道吗,曾经的人类,曾处于一种非常理想的社会环境之中。每天一早,人们便自发的一起去工厂上工,一起在车间劳作。下班以后,厂区提供了一切基础设施。医院,剧场,一应俱全。你知道嘛,当年每到夏天,我们各家各户,就成群结队的跑到工厂前的一排水龙头旁。”
“是要装水降温么16k小说网。”
“不,因为这些水龙头里流淌的,都是橘子汽水,这些都是由工厂免费提供。不只是汽水。当时我们的所有一切,所有需求,工厂都能帮我们满足。头发长了,有指定的理发室。肚子饿了,厂区有指定的食堂。甚至想要结婚了,领导都可以帮忙牵线搭桥。我们付出劳动,而工厂负责包办我们的一切。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简直像天堂一样!”
“唉。可惜,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了。”
关于这一时代,我不想过多的评论。
不过,我却发现,这些废墟,带有一种迷之魅力。
“在废墟之中,你能看到什么?”
“我能看到曾经,我能看到过往的时光。时光就像幽灵一样溺爱成瘾,明明灭灭之间,数十载已然过去。无数的人,曾在这里欢笑,悲伤,沸腾,沉寂。而我现在所看到的,只有一捧尘土。”
“我能看到无数过往的帝国,不断崛起,气吞山河,席卷万里,直至膨胀到顶峰,骤然间分崩离析,化为尘土。”
“我看到的,是一个伟大时代的落幕”

P.S关于结尾这句,要不要加上“伟大”这一形容词,我斟酌了许久。
后来发现,不论是赞扬阜新银行,还是贬低,本质上,是一种引导。
而引导的背后,就是你的立场。
“你喜欢工业时代的大生产模式?还是认为这是一种低效的模式?”
而这,其实是非常个人的问题。
我去探索一座城市。
如果你要让我绝对客观的描述。
那不论我论证得如何详细,都会有人跳出来,说,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
于是,推导到最后,我发现,除非我将整座城市再原样复制一遍。
否则,我就做不到,绝对的客观。
然而,我只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个体,我是用我的方式来探索城市。
那么,我必然看不到全貌,不可能微观到原子,宏观到整个宇宙,来看待这座城市。
我,只是一个人。
我,用自己的方式,在探索城市。
仅此。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