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是宇宙唯一适用的根本大法-无主斋胡话

据说奥巴马卸任总统后接受记者采访,当被问到目前最关心什么时,半开玩笑地回答:“《三体2》英译本什么时候能够面市。”当然前美国总统阅读口味很杂,而且偏流行化,却也能说明《三体》系列已经成功地从美国科幻市场分得了一杯羹姚迪明。要知道这可是美国啊,是诞生了无数科幻小说大师的美国,是为全球银幕提供超级英雄的美国。
《三体》在国内被热捧出现在其第一部收获雨果奖之后,获奖前它的读者群局限在一个小圈子里。这个小圈子除了科幻迷之外,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都有相同或相似的背景:IT从业者。他们津津乐道于“乱纪元”、“末日之战”、“黑暗森林”、“降维打击”等书中的词汇,并将这些词用于日常工作和演讲中。这个现象是其他科幻小说读者中没有的,为何如此,我认为吸引这群互联网精英的,其实是该书作者刘慈欣提出的一系列有关宇宙、文明、生存的哲学思想。
贯彻《三体》三部曲的就是这样一种思想:
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于是引出了“黑暗公理”: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
这也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这个理论是标准的三段论,而且可以自洽。刘慈欣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致命罗密欧,《三体》不是纯粹的科幻小说,也不是乌托邦或反乌托邦小说犬虫净,它蕴含的哲学思辨很深刻。深刻到颠覆了主流价值观,让人不舒服却难以反驳。
说穿了吧,所谓“黑暗公理”其实一点也不复杂,也不稀奇。剥离小说中那些眼花缭乱的描述,这个“黑暗公理”不就是“丛林法则”吗?三体人收到地球人的信息,发现地球人科技落后于己,而地球的生态环境又优于三体星系,就准备发动殖民地球的星际战争。地球人只有认命挨打的份,但地球人想出了制约三体人的办法:威胁把三体星系的坐标向全宇宙广播,因为在未知的广袤之外,肯定有更高级的生命和科技,而这些更高级者也基本会像三体人对待地球人一样对待三体人和三体文明。因为有这个广播的能力我的泪珠儿,并且在地球人的要挟下,三体人帮助地球人强化了这种能力,地球人和三体人达成了恐惧平衡。但是不幸,更高级文明的打击还是到来了,最终地球和三体文明均毁灭在“降维打击”之下。
这个恐怖平衡眼熟吧,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现状:“二战”结束到今天,虽然经历了“冷战”,地区和宗教冲突不断,但人类文明这七十年总体上是和平的。“世界大战”没有发生,可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也不太可能打起来。是文明战胜了野蛮?公正战胜了强权?自由战胜了独裁?根本原因只有一个:恐怖平衡。核战争威胁下的恐怖平衡。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同时也是世界上的五个核大国,虽然核武器俱乐部中不断有新加入者,不过后来者的力量比五大国还差很远。五大国如果开战,霍晓红在面临生死存亡时,可以肯定会使用核武器,核战争的后果是什么,不用学者计算,我等草民也能知道,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和文明将不复存在九轮燎原。
要知道,从地球上有人类开始,丛林法则就是唯一的法则。不!从地球上有生命开始,生命形态唯一适用的就是丛林法则。不然的话,生命如何进化,人类如何发展?我们的祖先从非洲大陆出发,兵分两路锦程网,一路杀向欧洲森之爱情,一路杀向亚洲。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是杀人,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亚洲的北京人,都是被我们祖先干掉的。欧亚大陆上的大型史前动物,包括食肉动物,许多被我们祖先狩猎一空,从地球上灭绝了。
进入到信史时代,我们中国人引以为豪的汉唐盛世,不都是靠开疆拓土赢得了生存和发展空间?两汉对匈奴持续两百年的打击,在彻底解除北方边疆威胁的同时,也最终使匈奴这个曾强盛一时的古老民族消失在历史深处。“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匈奴人的哀歌到了汉人这里就变成“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以大航海为发轫的近代史更是丛林法则扩展到全球的时代,我们的华夏文明在欧洲坚船利炮面前,差一点就灰飞烟灭,步了两千年前被我们灭亡的匈奴后尘。有识之士奋起反抗,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唤醒民众。其中影响最大者ndsll,当推严复的《天演论》。这部书不是严复的原创侠盗猎魔2,他翻译自赫胥黎。赫胥黎是达尔文的信徒,他将自然界中的进化原则推演到人类文明,认为人类文明也应遵循“物竞天择左云吧,适者生存”这一法则。严复的译作激励了一代人,却在当代社会饱受诟病,批评主要来自人文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认为严复的观点是对人类文明和进步的庸俗化理解,当然也包括对赫胥黎的批判。主流学者还给赫胥黎的学说起了个名字:社会达尔文主义。
可是,要知道所谓自由、民主、和平等普世价值成为主流其实充其量也就七十年,是“二战”后的和平给了这些学说大行其道的空间。将时间和空间放长放远一些,真正的普世价值是什么,还很难说呢。
刘慈欣的宇宙视角是一个更高、更广、更深的视角,宇宙中唯一适用的也许真就是“黑暗公理”,或者就叫“丛林法则”。
那些互联网精英们为何爱读《三体》,因为《三体》提供的思辨空间,暗合了互联网业界的竞争规则:胜者唯一。生存下来的只有第一名,第二名必死。《三体2》所透露出的思想,冷酷绝望。无论是章北海还是罗辑,他们对现状的认识是正确的,所以他们即使牺牲个人,如果能唤醒人类,使人类文明能够延续下去,哪怕是暂时延续下去,不管手段多么冷酷,也是有意义的。
我认为“黑暗之战”中的章北海是《三体》中最闪亮的部分,当“自然选择”号凄厉的警报响起,在红色警报灯的光芒映照下,章北海平静而锐利的目光永远闪烁在星辰大海。
《三体3》相比《三体2》整体水平下了一个台阶,尤其是程心这个人物的设置,这个人物不可能被选定为罗辑的继任者,因为她就不是一个丛林法则的认同者,所以她也担任不了面壁者。可能是作者觉得前两部特别是第二部太悲观了?如果文明的最终结果都是毁灭或退步,甚至毁灭后连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富士康是哪个国家的文明的肉身死去,连灵魂都无法安放,刘慈欣肯定是被这个结局吓坏了,他自己也接受不了,所以才安排了程心以及云天明这样的人物。更可能的是放浪冒险谭,《三体3》体现了作者更大的野心,可惜在更宏大的视野下,他自己的才能也驾驭不了。
最后我做个大胆的预测,《三体2》英译本推出后,获得雨果或星云奖的可能性很大,就三部曲来评价,第二部是最优秀的。
如果读者将《三体》只当科幻小说读,我再提供一个现实版本,据报道再次飞升,我国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射电望远镜后蚌珠儿,近期接收到不明信息,可以肯定这个信息是高度文明发送的。在获得这一消息后的第一时间,美国天体物理科学家霍金致电中国有关部门,给出了他的个人建议:不要回复!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