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临扶桑有遗篇(上)-asaki朝麒讲
从日本回来。怕再不写点东西,就忘了。
现在回想,觉得像是正在倦怠期的老夫老妻,想修复关系却无从下手。有一天他邀请我去他老家看看。去之前各种鸡飞狗跳,吵架,冷战。回来以后还是倦怠期,却也明白自己还是爱着他。
嘛,这些话都不重要了。还是简单秀一波玩过的地方就好。大体上我去过的地方都不是很想再去了,但日本,大概是除了俄罗斯以外第二个,我在强烈期待再次去玩的地方了。
----------以下正文(不完整)----------------------------------
日本旅行的契机,是前年11月行动力很强的Yuffi发起的。而我,在去年3月1号凌晨考驾照失败难过得睡不着的时候,看了今敏的《东京教父》,突然就想去东京了。一个星期后买了年底的票。抵达的时候会是跟动画中故事中发生的时间一样。
然而在东京根本没看到厚厚的雪。以后要好好跟今敏先生说说。(ー`′ー)
然后这里筛选了一些当时的照片,姑且还是讲一些当时的故事吧。
首先是飞机。这次选了日航的飞机,比起平时坐的廉航,设施变得超级完善。我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把小电视的各种功能都试了个遍:交响乐version的初音的歌;立川流门派的落语(我可喜欢落语了!来之前恰好还看了二宫和也和北野武演的《红鲣鱼》,听的刚好就是熟到不能再熟的《芝浜》!);日语吹替无字幕的好莱坞电影《来自大舅的男人》,还打了一个半庄麻将,当然是我胜啦!于是下飞机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日本人了。

日航的飞机餐。我其实也有拍飞机餐的习惯。这次觉得荞麦面很不错。终于发现我以前打开荞麦面的方式都有点问题。

飞机抵达的时间是下午。冬天黑得很早。在热带国家不曾感受过的下午四点的夕阳。
到了以后各种折腾,(很多囧事你们已经听我说过了,就不说了),连找租的民宿也是走了很多冤枉路。冬天还是冷,居民区晚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路上孤零零地亮着的自动贩卖机。我们的旅行箱在粗糙的地上,发出天雷滚滚一样的声音。而且本来以为租的是三层楼的小别墅,结果真是“小”别墅,(但设施倒还挺完善),有种住在高塔里的公主的感觉。屋主人在等我们,电视在直播花滑比赛。和《yuri on ice!》类似的场景,小型电磁炉我看到又有点小激动。
那天还是圣诞节。走过居民区就可以到晴空塔(skytree),那边倒是热闹,穿着大衣和短裙的日本妹子挽着她们的恋人,倒真有圣诞的味道了。
但我们还处于像幼猫一般熟悉新地盘的过程中。商场逛街也会迷路,餐厅不知道吃什么好(倒是大家都否认了吃肯德基),最后走来走去能吃的地方不是长队就是打烊,不知怎么路过了一个快关门的中华料理,跟说中文的老板协商了一下给了我们一个小时时间,每人点了一碗担担面,勉强有了一个温暖的圣诞夜。

当时吃的面,给朋友看都说看起来不好吃。但是真的是雪中送炭的温暖啊!
第一天就是这么鸡飞狗跳过去了。
第二天(依然很鸡飞狗跳)。
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交通。虽然我们有地铁卡也有google map,但东京的地铁线路盘根错节,尾大不掉,错综复杂,呵呵,都是运营公司太多惹的货。(我之前做攻略就死在了这一帕)
不仅要为路线和时间担忧,还出现了朋友(行动力很强的yuffi)冲上一辆车但其他人还在车外这种危险的事。
不过后来慢慢也就顺了。关于乘车下了个巨好用的app “乘换案内”,加粗给你们推荐。
然后就是一些东京的街景,随便看看吧。话说之前看过一部很棒的日剧《虎与龙》,背景就是新宿啊浅草啊这种,一下看到街景也挺亲切的。
然后就是广告牌啊,虽说我脸盲吧,郭文韬还是认出了很多见过的艺人。觉得好亲切。很多路过的地方,一看展览,呜啊都是熟人的展,想去看%>_<% (比如喜欢了好多年的种村有菜,比如一直在看的纪录片的摄影师岩和光昭)。要是我一个人去,一定会逛展逛到停不下来,最后变成“迷失东京”了orz(但想想有点小激动呢)
吃饭也是在很地道的饭店吃的。各种尝试了以前只在电视剧、动画上看到的场景。带卡拉ok的烤肉店啦(而且还要进门拖鞋>.<),很有居酒屋风格的海鲜烧烤店啦(还喝到了传说中的波子汽水,喝之前被喷了一身)。
不过有点小遗憾就是没能看成日本的电影。本来都准备好去二刷吹替版《神奇的生物在哪里》,结果响应的人太少了。呜呜我要看(听)一个正常的mamo呜呜。。。

听说这是涩谷最著名的十字路口。涉谷的衣服饰品真的都好好看,买买买停不下来的悲剧第一天就注定了。

新宿(红灯区),大家走到这里超兴♂奋,又是看了好多广告牌。新加坡虽然有红灯区吧,但哪里去找广告牌都这么有趣的。当然我觉得牛郎店海报上的小鲜肉都。。。恩不怎么好看。。。
第三天
去了武士之都镰仓。镰仓这个名字当然是最熟悉的镰仓幕府啦!不过我最期待的还是一个特别的圣地巡礼——镰仓高校车站前!这是《灌篮高手》op里晴子隔着铁轨跟樱木招手的地方!
当然op的画面碧海蓝天多美啊,我去的时候遇到十级(并没有)大风,同伴打着伞从车站走出去三两步连人带伞都被吹回去了(因此留下了很多好玩的视频),我则是借着冲锋衣不畏风雨走到了景点。
。。。看到两三个人在那边,紧紧抱着电线杆范马刃牙。。。
我迅速拍了如下照片,又顶着风雨走回去了。
期间也担心我会被吹走啊。风像带了手似的一直在推我的背。还好我胖╭(╯^╰)╮

我的青春就是这样怒涛狂浪
后来风小一点了。我们也往山上走。去高德寺,看有名的大佛。(当然去过乐山的人表示。。。)
不过大佛后面有个庭院,里面人又少又清幽,第一次感觉到了日式庭院特有的“侘寂”。(其实我是去那里上厕所的)

去厕所的时候看到这么有文化的一幕威尔逊旋回。。。
下午连太阳也出来了。又去有名的、放着国宝的鹤岗八幡宫。这是我们去的第一个神社梁希森,看到黑长直白衣红袴的巫女姐姐了!又是一阵兴奋。
路上有个插曲就是在八幡宫的广场前看到了一只松鼠,因为在热带国家松鼠看多了没怎么在意,就随手指了一下跟同伴说那里有松鼠。可能是被后面的人看到了,然后一群人,高中生摸样,有男有女,就兴奋得围上了松鼠各种拍照。我在旁边有点被吓到了。因为他们反应太大了。而且有种松鼠喧宾夺主的感觉。你们不是来旅游的嘛判官眼?!看什么小动物friends?!
还有个插曲就是八幡宫有一棵古老的银杏。神社的许愿牌也是银杏造型。但我看到了一块牌子,解释说我们的银杏去年被雷劈了,已经枯死了。后来过了几个月在死去的树旁边发现了一株小苗,经过科学的考证这就是大银杏的直系后代。读到这里还蛮暖心的,自然的死,自然的生,一应接受,大概这就是日本的神道教吧。

告示和小银杏。外面还围了一圈结界。
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但风雨以后的太阳,好看到不像话。就是在八幡宫的广场,逆着光,拍到了标题配图。(也发朋友圈了,这里就不发了)
晚上路过一直很想去但没有安排的、最早洋人进出的港口横滨,到了《品川心中》的舞台品川,就要坐新干线去大阪了。和我们分散去了奈良的其他同伴会在大阪和我们会和。
到了车站,33看到店里琳琅满目的便当盒,说想买铁路便当。
我说再不搞快点,就要错过车了。
我们等在月台上,漂亮的新干线子弹头一到,我们就坐了上去。广播在播着列车的目的地,好吵呢。
车上好热秋田犬蓬夫,一上车就要脱衣服,还要小声讲话。电话要去连接处打。
而我在座位上google,“铁胆火车侠 hikari”。 ひかり 是我们应该坐的车的名字。而我小时候也是看过铁胆火车侠的好吗。
就这么惬意地过了两个小时。我突然觉得。我们坐错车了。
还走了好几个车厢去车长室确认了。
WTF!
从此以后我: 1)铁路便当一定要买,无论如何都要买! 2)相信日本铁路都超准时的!要知道我们只是提前三分钟不到就搭错了车呀。3)yogoya = 名古屋,这个广播里听到好多遍的单词永远不忘冥王选后!
反正我们到名古屋就是终点了。又另外等了一班去大阪的车。路上一直念叨的火车便当在月台上终于买到了。(月台上还有一个店就是半自动拉面店,很多人在那里点了便宜的拉面站着吃完就回家了)总之我们走到住的地方都快11点了。而去奈良的四个人拜了一天神社抽了一天签,拉着我各种解签陆海场站。然后又玩房东留给我们的和服和武士刀,不亦乐乎。
第四天
早上在地铁站,我问面包店的小姐姐:“大阪城(osaka shino)的电车是这个方向吗?”
小姐姐:“你说大阪城(osaka jo)吗?”
弄错读音真是抱歉了呢,秀吉主公>.<

大阪城的天守阁,也是柯南里《世纪末的魔术师》舞台之一。“天守阁”并不是专有名词,任何城的中心都是这个名字。古代的“城”都有堡垒的意思,住户也仅仅是城主。所以护城河就很重要沃百富。大阪城就是被三道护城河保护的。但是最后还是输给德川家康了。
和一直都是乌云密布的东京不同,大阪这边虽然温度下降了不少,但天气很好。我看到很多掉光叶子的树仇东升,就在想会不会是樱花。这样的话春天一定被挤死呀。
大阪城公园除了如织的游客,还有正常遛弯的居民。朋友看到一个大叔牵着柴犬散步,柴犬带着帅气的小围巾,就叫我来看。因为我之前说过我一次都没摸过柴犬,好想摸一下之类的话。我
走上去问大叔“可以摸一下吗?”,大叔同意了,我摘了手套蹲下去,柴犬就静静让我摸。毛有点粗糙,然后汪酱安静的样子好口耐。
结果我背后很快出现了一群疯狂的妹子,她们一边尖叫一边把我挤开了,然后各种照相(我朋友也在其中= =b) ,大叔和狗倒是都很淡定。
但我内心很为大叔鸣不平啊,早上出来溜个狗都遇到这些疯狂的妹子(不包括我)。
本来,要是战国迷,大概能在里面逛很多,但我。。。不是呀。而且那天天守阁里的博物馆也关门了,也就一上午就溜达完了。

四天王寺虽然没什么建筑,但格局却很开阔。这个地方因为来之前没有做攻略,是下午没地方去了找到的地方,所以也只是随便看看。略有遗憾。
中午吃饭的地方倒是和通天塔很近。作为大阪的电视塔和柯南里《世纪末的魔术师》舞台之一,远远看去觉得有点灰蒙蒙的。就没打算去了。下午去了四天王寺。四天王寺据说和圣德太子渊源很深,是一个佛寺。圣德太子的时候,大概是和崇尚道教的苏我家争锋相对的时候,“废佛”和“崇佛”的争端不断,也就不难想象,一个佛寺,能屹立至今,是多么难得可贵了。
(看到没有我也是预习过日本历史的~什么?才不是玩东方神灵庙学到的呢!无路赛!)
佛寺里有一些讲佛教故事的壁画,和佛教徒的缅甸朋友t讨论了一下,觉得很开心。就是在缅甸学会的盲猜壁画故事本领啊!
佛寺还有一个小塔,按照教义应该叫“伽蓝”或者“浮屠”吧,是供奉去世人的牌位的地方。话说我在中国去了这么多佛寺,还鲜有看到佛教供灵位的还开放给诱人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佛寺的奉纳系统(?),意外和神社有点像。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不对,后来才觉得,哎神社不是神道教吗?果然外来宗教都有被本土化的倾向。(想起了在印度要进去要脱鞋的基督教堂XD)
最后在讲两件和大阪人有关的事吧。现在才知道原来大阪人是日本的天津人(哈哈哈有种一黑黑俩的感觉,但都是打趣啦~),所以《azu漫画大王》里小伙伴才对来自大阪的呆萌少女春日步很惊讶。我倒是从上新干线坐错车开始就一直想着要听大阪人的关西腔。结果到了大阪的第一晚感想:
1)地铁上要吵好多(东京的地铁真是掉根针都听得到)
2)关西腔不明显啊姐姐!
但豪爽的大阪人还是感觉到了。下午在四天王寺,我去自动贩卖机买东西,一时没找到退硬币的钮在哪里,我后面一个大妈(估计在等我)一个箭步走上了拉着我的手按到退币按钮,然后我惊吓着跑开了。
然后还是在四天王寺。喜好玄学的同伴去求签扔钱了,我和彤彤在外面等。一个大叔听到我们在用中文交谈,就走上来用中文搭话。
这种外国友人见得多了,反正就当帮他练练口语呗。
原来他在学中文,也去过几次中国了。本来应该是这样友好的对话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因为他说,中国语真的好难啊,n和l不好分。(卧槽四川人的我膝盖一痛!)
然后抱怨的话越来越多。彤彤就说了句日语也好难啊。缪寿良。苗彤。(而且这也是我们的实话,我和彤彤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用日语写短信沟通的,后来就放弃短信用微信了)
然后我们的对话就成了两个人各自讲对方母语难学。。。
我遇到这么多搭讪的国际友人,这次算搭出了新高度吧~
晚上去了心斋桥和道顿堀。那才叫一个好玩呢!古崎君的《细雪》讲到莳冈家的姐妹去看亲戚前都要去心斋桥买礼物,那里很早就是购物中心了呢。当然后来看到步行街的时候大家逛了一天,各种走不动,也就没有怎么买东西啦。
不过在商店街看到一张歌舞伎海报,是幸子很喜欢的中村家的海报(如果我没记错她喜欢的演员是中村菊之助,但海报上没有,而这些名号都是世袭的,所以大概是古崎君虚构了吧~)
不过吃了好多东西。对日本很了解的琪琪教给我一种很神奇的方法,去餐厅点一点东西,几个人分着吃,吃了再去隔壁,这样一条街吃完,才是对得起道顿堀的名号。
然后我们哭着为这个方法点赞。大阪烧,章鱼烧,起司蛋糕,烧烤蟹腿,都吃到了。而且那里各种老字号库丘林啊,每次我们一个人说:“我想吃xxx”,另一个人查了一下“xxx要去yyy那家店吃”,第三个说:“yyy不就是我们眼前这家吗?” 第四个人说:”而且是总店诶。“
哇这个感觉爽爆了!

其实论关系我跟大阪是比较亲的,第一个日语老师是大阪人,10年世博没去日本馆但是去了大阪馆,从那里知道了大阪是一个水的城市,虽然看不太出来。但是道顿堀也是有一条清浅的水流过呢,很棒。所以虽然有好几张灯红酒绿的照片(包括那个标志性的格力高广告牌),还是选了这张光线不太好但是有水的照片。
总之那天就是吃了好多东西,超满足。回去的时候错过了路上的便利店,就决定就近在超市买东西。结果我和33发现超市没有便利店的温泉蛋,但我们已经想好第二天早上要吃台湾麻辣(方便)面+温泉蛋了,于是毅然忍受疲劳折去了便利店买了食物。33说,吃货做到我们这个份上也可以了。所以在大阪吃了超多食物的我,超开心呀~(≧▽≦)/~
-------------未完待续,大概不会坑--------------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