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龙叔说电影,爱与美食、美景皆不可辜负!-早安攀枝花


花城文苑 第十八期

投稿作者:馨羽
投稿文章:《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作者:馨羽
父亲书橱里始终珍藏着一本旧影集,翻开它的首页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已经泛黄的黑白老照片,照片右下角标注的拍摄时间是1977年初春,拍摄地点是原渡口大桥旧址,照片取名为“七十年代老渡口人的‘全家福’”。画面中一对略显瘦削、穿着极其朴素的中年夫妻,或牵或抱四个年龄悬殊较大的女孩,规规矩矩倚渡口桥墩站立,眼神都一致望着远方的山峦。待仔细端详,中年男人英俊中透着踌躇满志,中年女子清秀中带着洒脱干练。四个女孩最大的看似二十出头,小的约莫四、五岁光景,每一个都生得聪明伶俐,率真可爱。
这张老照片距今已有四十多个年头,据父亲讲它的原版曾经应拍摄者的要求,八十年代初在原渡口市展览馆“艰苦历程与前景展望”中展出过,当时拍摄者是在收集攀枝花建市初期第一手资料时偶遇我们全家人而拍下的,他的姓名因年代久远已无法忆起西线平魔。照片中那个最小的孩子就是现如今已迈进不惑之年的我,其余三个年纪逐次大的女孩是我的三个姐姐,而那对中年夫妇毋庸置疑是我的父亲母亲。透过这张老照片可见攀枝花七十年代中期的历史现状和风土人情,由此揭开了可算得上攀枝花开发建设的见证者——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成长扎根在攀枝花这片土地上的我和三位姐姐与攀枝花这座城市所结下的不解之缘。
六十年代初,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父亲从长春建筑工程学校毕业,毅然决然听从党中央召唤,投身到支援攀枝花的建设行列中。当时的攀枝花正处于初建市的基本建设阶段,到处呈现荒山野岭、人迹罕至、野兽出没、荆棘从生的现状,建设者的工作条件和生存环境更是得不到满足。铁路不通、道路难行,吃得是粗粮野菜,住得是席棚“干打垒”。建筑材料没有,要到外地购买;生活设施局限,全需咬牙克服。而且建设大军还要经受住攀枝花亚热带高温酷暑气候的考验,往往刚从工地食堂打回的饭菜,没走到宿舍楼就已经晒成了“塑料干”。非但如此作为一名常年深入现场靠前指挥的工程技术人员,父亲每月工资一直只有被他笑称作“米索索”的35.5元,但他还是以革命的乐观主义和大无畏精神,与其他参建者一道克服重重困难顽强拼搏,忘我工作、虽苦犹乐。几十年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工作历程,换来的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攀枝花巨变。如今攀枝花成片的生活住宅区、成规模的商业建筑以及攀钢一期、二期工程,到处都留下父亲的辛勤汗水和跋涉足迹。
母亲沈阳师专毕业后为了坚守忠贞爱情,背景离乡跟随父亲来到攀枝花安家落户,长期从事小学教育工作。那时母亲主动服从组织安排,哪里需要就把根深深的扎在哪里,本着教好书、育好人的态度,不论严寒酷暑,不管刮风下雨,小孩鼻炎吃什么药她那瘦削的身躯总会准时出现在三尺讲台上;大姐卫校毕业分配到市里一所职工医院工作,从内科病房的一名普通护士做起,她在攀枝花的“南丁格尔”战线上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二姐就职于市内大企业一家电气安装公司,负责材料计划采购工作;三姐则是长期服务于攀枝花交通战线上的一名管理员,她所在的团队曾获得攀枝花市交通系统“十一五”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单位的殊荣。
我本就土生土长在攀枝花,可谓地道的攀枝花人,成长历程中也亲眼目睹着攀枝花的变迁。小时对攀枝花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气候干热,交通不便的不毛之地,如今我欣喜地发现,我眼中的攀枝花历经四十多年的磨砺和无数建设者的妙手,山清了,水绿了,城市变漂亮了,道路更宽阔了,二滩水电站的建成使气候变得更宜人了。对比我们家的生活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限量供应粮票吃人造肉时期到现今鸡鸭鱼肉摆上桌也不足为奇;从穿补丁土布衣服到拥有各个季节各类款式的新衣裳;从一家六口人挤在四面透风的“干打垒”到各家已经住上了平均一百平米的商品房;从过去出行单一只能挤火车汽车到现在自主选择乘飞机开自驾车走高速路的通行便捷。我学校毕业就有幸分配到攀钢工作,基于接好父辈们的班和对攀枝花这座城市的依恋之情,我一直都在努力工作着。闲暇时我会翻出那张老“全家福”,把我的家庭与攀枝花的情缘讲给年少的女儿听,告诉她攀枝花是座新兴的移民城市,在这里同样还居住扎根着包括她爸爸一家在内的支援攀枝花建设的千千万万户家庭,希望女儿好好学习,作为攀枝花的小主人将来长大了也为攀枝花的明天尽一份力。
随着火红的攀枝花盛开了一茬又一茬,转眼间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与三姐仍然在攀枝花工作,大姐、二姐相继退休;母亲已圆满书写完对攀枝花教育事业的精彩华章,她的魂永远留在了攀枝花这片热地上长眠安息;父亲从他无限忠爱的工作岗位上退休20多年,无论东北的亲人如何劝导他迁回老家安享晚年,父亲也总是找着各种借口宛然谢绝。我清楚这源自于父亲心里对攀枝花这片第二故土的不舍情结妮图,以及一份奉献青春献子孙的宏图愿景。
站在修葺一新的新渡口大桥上,父亲召集我们四姊妹整齐站好,准备重拍一张虽留下无限遗憾,但仍可当作攀枝花未来历史见证的彩色“全家福”。
花城文苑 第十九期

投稿作者:汪远芳
投稿文章:《邂逅马鹿寨——洒落人间的珍珠》
邂逅马鹿寨——洒落人间的珍珠
作者:汪远芳
你,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沉淀,不畏风霜雨露,不畏严寒酷暑,却始终安静屹立、悄然绽放,当我一点一点靠近你,即将揭开那神秘的面纱时,激动、雀跃,眼前顿时一亮,惊艳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是你点亮了我的眼睛,穿透了我的心灵,洗礼了我的灵魂,你就是梦中的马鹿寨——一颗洒落人间的珍珠。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很早以前,就倾慕你的美丽;很早以前,就有探访你的冲动。好事总是多磨,在探访计划一次又一次失败时,我以为我们会这样擦肩而过,幸运的是我始终坚持着,为了与你邂逅而不停创造着机会,终于我们相遇了,为了一睹你的风采,我们不惜长途跋涉、爬山涉水,想着你的美丽,再难走的崎岖也能咬牙坚持,你仿佛就是梦想的化身,不停的召唤着我努力向前,不管前路几多坎坷与艰险,我一定要见到你。

在探访你的途中,我一直憧憬着,你的真实面目究竟如何,是一望无际的广阔,还是以偶之地的狭窄;是绿草如茵的生机陶园bbs,还是衰草连天的死气;是牛羊成群的悠然,还是兔葵燕麦的惊慌。一路上,看着云雾在崇山峻岭之间自由游走,近处松林影动,远处人家若现,仿佛置身人间仙境,皮肤尽情的呼吸,吸取大自然的灵气。渐渐的,忘记了疲惫,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后,回望远处,走过的路宛如玉带,环绕着山间,美不胜收。

在这崇山峻岭之间,隐藏了人类多少艰辛,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在人类征服大自然的过程中,是怎样的毅力支撑着我们的祖先走出大山,开创新世界,发展高科技?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在这次寻找马鹿寨的路上,渺小的我真是感叹不已。好多事情,就这么豁然开朗了,那些想不明白的,似乎已没有追寻答案的必要,时间总会让我们淡忘伤痛。蜿蜒曲折的山路,走走停停的人群,谈笑风生中邂逅了马鹿寨董大宝。它的美丽无法用言语表达,除了震惊就剩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在这里独具匠心。一碧千里,奇石嶙峋,蓝天白天游走头顶,牛羊成群悠闲自得,镜湖倒影美丽动人,这一切仿佛是上帝洒落人间的珍珠。

躺在青青草地上,我生怕压坏了这里的小生物,仰望着云朵追逐嬉戏,听着牛羊欢快奔跑,心里不自觉的唱起了动听歌谣。静静聆听,慢慢放空,让时间停止,冻结这美好。
回城路上,灵光一现,做了一首打油诗:雾动松林现,深山藏人家赫邵文,山岭巍峨崇,草木葱郁生,奇石显麟峋,马鹿好风光。
花城文苑 第二十期

投稿作者:圆仔
自我介绍:在外求学,方知月是故乡明。
投稿文章:《故乡的野菜》
故乡的野菜
作者:圆仔
“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周作人先生的《故乡的野菜》开篇即是淡淡的笔墨酒窝夫妇,掩盖起了乡情,却也说浙东是故乡,现在住的北京成了家乡。“故乡”与“家乡”的界定也不难看出其对故乡的思念。做菜或炒年糕吃的荠菜、叶小微圆互生的黄花麦果、像豌豆苗一样的紫云英,这些故乡的野菜令人回味,是故乡的味道。

听得妻子说西单有荠菜,便想起荠菜是浙东人春天常吃的野菜,引起了对故乡的追忆。妇女小儿各拿着一把剪刀和一只“苗篮”,蹲在地上搜寻,挑来做菜或炒年糕吃。“荠菜马兰头,姊姊嫁在后门头。”是小孩子们唱的童谣,倒也纯真可爱,别有一番趣味魏一宁。“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和引用顾禄的《清嘉录》说的“荠菜花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径上,以厌虫蚁。或妇女簪髻上以祈清目,俗号眼亮花李玮珉。”荠菜不仅好看独特,功用也不少。

表面有白毛,花黄色凤舞天骄,簇生梢头的是黄花麦果军川农场,又叫鼠曲草,春天时采嫩叶来捣烂取汁,和粉作糕,浙东的小孩子们有了赞歌“黄花麦果韧结结,关得大门自要吃王聃葳,半块弗拿出,一块自要吃。”清明扫墓时,保留古风的人家用黄花麦果作供,名曰茧果。“近来住在北京,也不再见过黄花麦果地影子”,“也不复是儿时的黄花麦果糕了”,淡淡的乡愁也可见了。还有一种扫墓时常吃的一种野菜紫云英,像豌豆苗一样,味颇鲜美,花也好看。“花紫红色,数十亩连绵不断,一片锦绣,如铺着华美的地毯,非常好看,而且花状若蝴蝶,又如鸡雏,尤为小孩所喜。”尤其写紫云英的白花可治痢疾的传说,这种知识得之于乡间,“故乡”二字隐含期间。

倒是忽忆起自己故乡的野菜来。
故乡被称作阳光花城,气候炎热,忽到外地求学韦斯琴,总免不得受湿冷的天气折腾一番,愈是湿冷难耐时就愈思念故土了。暖洋洋的天气是稀松平常的,喜暖的马齿苋便田间地头一簇一簇地长了起来,有时候多得种田的人不得不锄掉一些。伏地散开,枝成淡绿色或暗红色的马齿苋,叶片肥厚,用手轻轻一掐,淡绿色的汁水立马溢出来,叶片形状颇似马的牙齿,也难怪叫马齿苋了。趁着马齿苋还嫩时,采来洗净,放入滚烫的水中打个滚儿,捞出来放入簸箕中沥水,放凉后装入盘中,再洒上盐,浇上点醋、酱油、蒜末,淋上几滴香油和花椒油,再泼上些红油辣椒,用筷子拌上,就可美滋滋地吃起来了,马齿苋本身有着淡淡的酸味,醋倒是得少放些了,夹上一筷子,送入口中,酸酸辣辣的。

还有那斑鸠菜,我是如何也忘不了的了。这是种小灌木,花果美丽,开花时白色花冠下衬以紫红色的花尊。难忘倒不是因为它好看,而是那滋味是如何也忘不了的。小时候常常扁桃体发炎,我妈就去采来斑鸠菜的叶子,煮成汤,让我喝下,白的碗,碧绿的汤,倒是赏心悦目,却苦得我哇哇乱叫,心里还想着这菜这么苦,斑鸠怎么下得去口呢,百思不得其解。想归想,不管斑鸠如何,我可是得把它喝完,不然一顿教训是免不了的,好在效果也是尤佳的,喝上一大碗再睡上一觉,醒来时喉咙也不那么疼了,又想那斑鸠天天吃这个大概不会喉咙疼的吧。
故乡的野菜长在田间地头,如今又藏在心里头。
花城文苑 第二十一期

投稿作者:一一
投稿文章:《故》

作者:一一
秋风起,叶儿落,人儿何处归?
金沙江畔,流水潺潺,岸上瓜果香,摘下芒果,品味阳光,收获的喜悦遍四方,那一缕阳光、那一口清香、那一家喜悦、那....
都是一首欢快的赞歌。

她热情似火,她温暖如歌,她照耀着未知迷途。
我的家、我的爱、我的人在攀枝花的阳光下扎根,在攀枝花的月夜里静谧
我的无情,他的离去,一曲凄凄惨惨戚戚。
还好,攀枝花的秋天花团锦簇,毫无萧瑟之感,空气里弥漫着的香甜似我们还停留在牵手那一刻。
这座城有过喜、有过哀、有过愁、有过你、有过我、有过他,可她温暖的阳光却一直没有丝毫的改变。来来去去,春夏秋冬。
唯有这阳光不负你我,只剩这阳光还陪伴你我。
花城文苑 第二十二期

投稿作者:润生
投稿文章:《永远 永远》
永远 永远
作者:润生
有时你像,天边荡漾的云 想念摸不着。
有时你像,鸟儿脆鸣的歌 随风八千里。
有时你像,山间喷涌的泉 思念止不住。
有时你像,冬夜御寒的棉 温暖裹挟我。
有时如风,有时似雨。
那吹过脸庞不燥的微风,
那滴落楼台绵绵的细雨。
都会让我想起你。
我说有时电光美人,
其实
永远,永远。
花城文苑 第二十三期

投稿作者:淡烟流水
自我介绍:我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东区分局刑侦大队的一名辅警,闲暇时间喜欢看看书,写写文章。愿意用笔尖刻画生活,记录心情!
投稿文章:《那一碗孟婆汤》
那一碗孟婆汤
作者:淡烟流水
传说鬼魂在各殿受过刑罚之后,最终都会被送往第十殿,交付给转轮王。而第十殿掌管投生,这里的鬼魂都会被送往孟婆的醧忘台饮下迷汤,忘却前生。
传说那一碗汤名曰孟婆汤,分甘、苦、辛、酸、咸五味。预往投生的鬼魂都需饮下,无一幸免。冥界一条路名曰黄泉,一条河唤作忘川,河上一桥取名奈何,旁边有一土台,那是望乡台,忘川边的石头就是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的种种。所有鬼魂都免不了走上奈何桥来到望乡台前回看一眼最后的人间,喝下那一杯忘川水煮!
传说掌管那一碗迷汤的是“孟婆老奶”,她生于西汉时代,自小便研习儒家经典,长大后开始念诵佛经。她不忆过去,不想未来,直至八十一岁还是处子之身。因为当世之人有知前世来生而泄露天机,故天帝为她修筑醧忘台,命她司掌,终成幽冥之神。
一直不明白:是怎样的际遇让“孟婆老奶”那样坚定的一个人走下去,又凭借怎样的勇气来到幽冥之界掌管“遗忘”?佛家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人生在世,多少苦痛我们想遗忘,却清晰的记得,直到心疼的无法呼吸;些微的欢愉又常常被苦难湮没,终成最美的回忆,嘴角含笑眼中有泪,怎堪遗忘!原来一切终敌不过那碗“遗忘”的水煮,一饮而尽间便忘却种种过往,只待重新书写来生。
我,不想遗忘!从呱呱坠地的婴孩儿一步步成长,挚爱的你们慢慢走远,最后消失不见,余下只无尽的爱与思念宫宝森。那牵着我手教我蹒跚学步的家慈,还有讲解经世学问的严父,与我一同成长的姐妹兄弟都是这凡尘中我最深的牵挂,我不饮那一碗孟婆汤,我怕在时光的长河里将他们遗忘,孤独到连影子也会长满青苔。
我,多田薰不想遗忘!古人说“同门曰朋,同志曰友”,时间的罅隙里,他们是炎炎夏日里的拂面微风安溪清水岩,严寒冬日里的一缕暖阳墨瞳漫画。我人生懵懂岁月中最青春精彩的瞬间都有他们陪伴,跌倒了有人扶起,流泪了有人安慰,开心了也可以一同开怀大笑,没有顾忌。纯洁、高尚、朴素而平凡,那是沁人心脾的陈年佳酿。若然遗忘,我怕青春将被埋葬,生活将苍白而空洞!
我大花六道木,不想遗忘!那三生石上镌刻的因缘,那系于脚上的红线,是宿命缘分的一次次安排。前世的我许是蒲松龄笔下还未幻化成人型的狐女,于那个风雨的夜晚同古庙之中借宿的你相遇,人妖殊途,注定了结局是泪的飞梢。奈何桥上,三生石旁,泪花飞溅的涟漪中,一碗孟婆汤涤荡了前世最后一抹温柔。今生所幸虽分隔千里,能在最深的红尘里因一纸红笺续了前缘。鸿雁往来间,我知道你定是我寻遍今生也要找到的公子,奈何一碗孟婆汤将过往葬于忘川,注定缘浅。此刻他乡的你已有娇妻乳儿,醒世惊雷间,你可否忆起了说予那只多情狐狸的诺言?情缘三世,而我只爱一次,过去宋才潘面的才子,如今清新俊逸的少年。倘若注定还是遗忘,空走一趟红尘,来生,当不去寻你,只做一味“独活”的中药,我怕爱过之后还是失去!
遗憾!过往种种将葬于忘川,徒劳的打捞不过破碎的片段,只是佛祖拂手间的微尘,依旧无痕。菲薄的流年随那一碗孟婆汤结束,化作轮回里最后一眼人间,所谓苦难,所谓爱恨,所谓生死,不过是沧海一粟,因一碗水变得释然,做了人生最后的了断。
流光易换,淡了人间。那一碗孟婆汤,你喝了没?
面向攀枝花本地有奖征稿中!
在“花城文苑”我们能帮你让更多的人看到你,
让你美好的文字让更多的人知晓,
我们在“花城文苑”等你!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小全全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