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美人的新颜旧貌——探寻沙坡尾的前世今生-耶呢酋长精武风云陈真
世纪美人的新颜旧貌
——探寻沙坡尾的前世今生
沙坡尾,老厦门人都叫它厦门港。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它在这个城市的地位。但游客或年轻厦门人很难明白二者的联系。什么是厦门港?什么是沙坡尾派派后花园?难道昔日的厦门港就是眼前的这么一湾池水吗?坞内的一湾静池通向让人无限想象的大海,碧光粼粼,一望无际。但沙坡尾的讨海人,曾经在大海的怀抱里收取大自然的馈赠,如今却只能远远观望。
自二十世纪30年代起,到21世纪初魏晓南,沙坡尾一直是厦门的海洋渔业中心。浪花轻摇小提琴手,渔船出海,海面上桅杆如林。冷冻厂、渔具厂、水产加工厂、造船厂,所有产业围绕着渔业一一铺开。产量高时,渔业的收获曾占厦门生产总值的40%。

如今的沙坡尾渔船清了辛达苟萨,渔民上岸了,大海从此成为了心中的远方。城市化的浪潮,卷走了一代讨海人心中的厦门港,留下了空荡荡的沙坡尾,似梦非梦。避风坞里供游客观赏用的船只成为了鹭鸟落脚栖息的地方,长石条路上铺了木栈道,越来越多的新兴小店占据了避风坞沿岸的显要位置大真探全集。
作为一个杂糅着老海港味道和现代文化和谐共存的地方,每年吸引着许多游客前来观光旅游,但绝大多数人却不了解真正的沙坡尾。沙坡尾之所以成为沙坡尾,不是如今人们看到的那一小个水湾,而是它曾经在海防史、对台交往史、渔业史、城市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尤其是它见证了厦门港渔业的繁荣兴盛的年代。
前世名为玉沙坡
沙坡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早期的厦门港沙滩连片,沙子色白如玉,像臂弯拱抱一个月牙形的海湾,因此得到了一个诗意美称:玉沙坡。
在《鹭江志》一书中1776年的厦门岛地图上(虽然那时的地图还较为写意),但已可见玉沙坡狭长的轮廓,以及港湾入口处的标志性景观石——打石字,一屏“石字临海”的景观,从远处看就像一块厦门港的门牌,高高耸立,欢迎四方来客。

厦门文史专家洪卜仁说道,“直到解放初期,我们还能看到这块石头”。1952年,由于市政建设的需要,打石字被炸毁,根据地图考察和居民介绍尚易企业邮箱,其遗址可能位于思明区政府门前的铁路花园,入口处150米左右,如今打石字的残余已和围墙成为了一体。

玉沙坡与古泻湖出口相连
据地质勘探和古地理环境考察,地质时期,南普陀寺门前的放生池,厦大西村及演武池到厦大操场、芙蓉湖一带都是海湾的组成部分,海湾的出口就在沙坡尾避风坞一带,厦门文史学界把称之为厦大古海湾。
因海湾形状腹大口小,厦门市地震局原高级工程师叶清,在地理研究中称之为古泻湖,由于人工填土造地以及地壳缓慢上升的原因麦子乐,古泻湖大片水面逐渐消失变成陆地春泥吉他谱,只留下在海湾口部的玉沙坡。
旧厦门港的范围就从玉沙坡的打石字开始,往下有个打石字路头,打石字街、关刀河巷、金新街,跨过成功大道便是市仔街、太平桥街、料船头街和配料馆巷,继续跨过蜂巢山路来到小埠头、中埠头和大埠头。在地图中的埔头应为“埠头”,后来误传为“埔头”,“埠”字的本意即为停船的码头。
这些街巷地名都体现了当时旧厦门港的繁荣,配料馆是清代台湾驻厦办事处,专司配运木料,还包括对渡台湾、海运军饷军粮等;料船头街本是船只装运木料停靠的码头,街因码头命名。

有“首”也有“尾”
历史上玉沙坡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现在的沙坡尾,还有一个就是沙坡头牙买加仓鼠。以南溪为界,即现在的南溪仔乾街。厦门最早发展起来的大渔港就在沙坡头,那时的沙坡尾作为避风坞古加奥特曼停靠,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初,由于渔业快速发展,狭小的沙坡头不堪重负,加上鹭江海岸线修筑,沙坡头逐渐被填为陆地,渔港则南迁沙坡尾避风坞,厦门港渔业开始崛起。

厦门知名的文史专家,从小就是在旧厦门港长大的,厦门港有他10年的童年记忆。洪卜仁先生今年已90高龄,但谈起旧厦门港他仍是记忆犹新,略为激动。他回忆说,当时旧厦门港有许多宫庙,在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脑的年代声讯购卡,人们的娱乐就是到宫里听书,听讲古。“尤其是渔业季节到来的时候,厦门港满满的全是人。”,洪先生还介绍,厦门港当时大部分渔民都是惠安的,他们家的亲戚就有五家在厦门港一带一起生活。而渔业发展兴盛的时候,甚至发展到舟山渔场和香港附近海域去打渔。
军港、渔港、商港功能一并体现
1650年,郑成功驻兵厦门,抗击荷军和清军,留下了练兵遗址之一的演武池。沙坡尾则是郑成功时期的军港所在。
在清代时期便有了沙坡尾汛,作为汛口,查验过往船只,这让沙坡尾同时具备了军港、商港和渔港的功能。据厦门民俗研究专家黄锡源老师介绍,道光以后逐渐地发展成了一个很有规模的货运港,到了后期因为它在渔业方面的迅猛发展精凌岭,就主要转变为一个渔港的功能来体现。

钓艚船的发明
1870年钓艚船诞生,沿用至20世纪70年代初,是厦门港渔民的主力渔业。钓艚船体积宽大,有三只桅杆,最大的载重量可达一千担至一千二百担。说到钓艚船,厦门民俗研究专家黄锡源老师说道,“这要从渔民说起”。
据黄老师介绍,厦门港当时以阮姓、张姓、欧姓为主,是明末时期从九龙江一带移民过来的。九龙江的疍民又分为两种,一种以捕捞业为生,一种以货运为生彩蝶舞夏。还有一部分是以惠安人为主的造船业,“综合了九龙江流域跟惠安一带,这种海洋渔业船的特性,发明了这个钓艚船”。生产技术的发展从家庭作业到船只的单一作业,然后发展到群体作业。

宫庙和送王船
民俗专家黄锡源介绍,送王船是福建沿海一带疍民的习俗和信仰,主要寄托了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王爷的来源是人物崇拜,希望王爷代天巡狩凯风网答题,巡游四方,主持人世间的正义。沙坡尾送王船仪式主要是把王船送到海边焚烧,称为“游天河”。送王船习俗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现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早期在沙坡尾有许多宫庙,祭祀不同渔民的信仰。主要有三大宫庙,圆山宫、富海宫和龙珠殿,供的是保生大帝、安健王和池王爷紫月君,以及妈祖。后来朝宗宫又合并了龙王庙与风神庙。
黄锡源老师还提到,闽南一带的渔民喜欢将保生大帝与妈祖一并祭祀,他们希望保生大帝保佑他们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又希望妈祖保佑他们风调雨顺。但在民间传说保生大帝和妈祖不和,“保生风是妈祖雨”,三月十五起大风申方剑,三月二十三爱下雨,传说为保生大帝和妈祖斗法,臧健和男性喜欢正衣冠,妈祖用大风刮外帽子和衣裳;女性好打扮孔敏智,在妈祖生日那天,保生大帝施法下雨淋湿女性的妆粉。这些有趣的民间故事,寄托了人们对美好未来生活的追求,也是当地渔民文化的一大特色。

如今的沙坡尾已成为了厦门旅游的一张名片,紧随而来的热词还有“艺术”、“文青”,越来越多新事物的涌进,传承海洋文化的讨海人却逐渐离开。在注重文化遗产保护的今天,沙坡尾的历史更应该被我们铭记。在快速扩展城市的同时,不要忘记留住乡愁、切断城市的历史文脉。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54